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公司新闻 >

刘晓庆最飒爽英姿的一面,是在志愿军女兵形象身上,之后随风而逝

时间:2019-07-31 10:31    作者:     点击:

原标题:刘晓庆最飒爽英姿的一面,是在志愿军女兵形象身上,之后随风而逝

1982年,刘晓庆主演了表现抗美援朝题材的电影《心灵深处》。

这一年,她多少岁?

这就碰到她的扑朔迷离、水涨船高、动荡不定的年龄问题。

现在的百度百科上,显示她出生于1955年,这样,刘晓庆拍摄《心灵深处》的时候是27岁。

在1992年出版由袁宝华主编的《改革开放大辞典》中显示刘晓庆出生于1951年。

这个年龄后来证实是刘晓庆真实的年龄,在她涉及官司而在法庭中呈堂证供的时候,也称这个年龄是她真实的年龄。

那么,这样看来,在《心灵深处》中,刘晓庆的年龄,已经三十一岁。

展开全文

《心灵深处》里的欧阳兰的角色年龄在25岁左右,刘晓庆显然有一点超龄了。所以,影片里的刘晓庆看上去,皮肤灰暗、松驰,高清晰的镜头下,脸上的毛孔清晰可见,尤其是两腮过度肥胖,两腮肌肉冗赘得鼓凸起来,在嘴角边形成了轻微的突起,令整个脸看上去,像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人。

在这部电影之后,她开始扮演少妇型的角色,最典型的作品,是1987年拍摄的《芙蓉镇》,这时候,她36岁。

这样看来,《心灵深处》是刘晓庆承上启下的一部作品。是她从少女时代过渡到少妇时代的一部作品。

当然,后期她在五十岁左右装嫩的作品,我们暂且略过不提了。

在《心灵深处》里,她扮演一位军人的形象,也让刘晓庆身上的柔中带刚的气质,得到了完整的诠释。

现在看来,这部电影,也是她唯一一次扮演军人的形象。

在《小花》中,她扮演一位女游击队长,但在影片里,她没有身着军人服装,更多的是体现出一个不爱红装爱武装的村姑形象,而到了《心灵深处》里,志愿军战士身份的加盟令她身上的英武之气,得到了非同寻常的彰显。

《心灵深处》是长影八十年代拍摄的一部抗美援朝电影,已经折射出长影在新时期电影进程中的颓势迹象。

五、六十年代的最经典的抗美援朝电影,都出自长影厂。连八一厂也难以望其项背。

五、六十年代的长影风格,是接地气,富有生活气息,真实感很强,电影镜头的运作,也是酣畅淋漓,自然生动,但到了八十年代,长影的传统没有继承下来,即如《心灵深处》,导演常彦之前曾经导演过《保密局的枪声》,现在看来,这部电影在镜头语言上还是相当的成熟流畅,运镜非常老练,是当时一部非常不错的电影。

但他执导的《心灵深处》,却显得匠气十足,影片的对话,完全是一种非常不自然的书面语,而且讲话的速度非常缓慢,信息量非常少,已经出现了八十年代电影虚假的通病。尤其是在镜头上,捉襟见肘,摄影机镜头缺少蒙太奇的节奏感,一个镜头,往往交待过多的内容,给人一种虚假之感。

如表现开始时的战场中女军医受伤的镜头,一个镜头下来,女军医遭遇炮火,然后一个亮相,仆倒在地,整个动作,太过人为化,根本原因,还是在镜头上缺少切换造成的动作连贯性,让演员在一个场景中,表现一个完整的动作,是很难给人真实感的。

后来在表现男主角抢救朝鲜小孩出水之后又被爆炸的冲击波弹入水中的镜头,也是一个角度,没有镜头的切换,在一个镜头里,突兀地表现出演员后仰入水,表演的虚假痕迹太重,即使没有今天这样的特效后期,也可以通过多组镜头,来造成一种落水的连贯性紧张,但电影显然在镜语中,不够到位,内在的蒙太奇造势也缺少作为。

这一切,都反映出导演在技法上功力欠缺。

而整个电影在叙事手法上也过分陈旧,在《小花》中已经通过写意式的闪回,快捷地交待背景情节,从而突出主体叙事,这种创新的结构,早已出现在中国电影之中,但《心灵深处》却依然沿用笨拙的现在叙事与回忆叙事交叉进行的手法,故事框架就像沉重的老古董,难以给人一种新鲜感与现代感。

值得一提的是,电影的主体基调,仍带有一种七十年代向八十年代过渡转型期文艺作品的旧有格调。电影里实际上隐形地反映出对知识分子仍有一种歧视化的基调,影片里的欧阳兰的男友是一名上海的医生,也是她的同学,但在听说她带回两个烈士的遗孤之后,立刻加以阻挠,恶语相加,最后欧阳兰不得不斩断与他的情缘。

而她获得的真正的爱情,还是在部队里遇到的也是孤儿出生的战友,反映出电影里的基本价值观,仍在图说着战士的爱情只能在战士的行列里寻找,而知识分子是难以理解战士的情怀与情感的。这种主题基调,也削弱了电影的感染力量。

而更为关键的是,男主人公张森的出现过分迟延,只是在影片的后三十分钟里,通过欧阳兰的回忆才展现男女主角在战场上曾经的一段生死与共的经历。然后急促地就出现了欧阳兰与张森在部队里的再次相遇,这里,也是这类战争片最俗套的设置方式,就是电影里的时空,总会让过去失散的人再次重逢相遇,只不过,之前的模式是战争促成了团圆,而《心灵深处》则是和平推进了相逢。

其实,电影如果要出现结尾的男女主角走到一起的结局,完全应该在开始的部分,交待这场战场上的相遇,这样整个电影的均衡性才能得到充分保证。

所以,《心灵深处》在当时没有获得任何奖项,即使刘晓庆出演了重要角色,也没有给予这部影片带来赞誉之声,而刘晓庆本人也没有从影片里获得任何一个奖项,想想之前,她在《瞧这一家子》里扮演一个客串的售货员,就能获得一个百花奖最佳女配角奖,可以看出,《心灵深处》中她担负了电影里的最重要的戏剧性角色重担,本质上还是反映了这部电影的质量平平。

还有一个问题,在电影拍摄前,已经有根据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先声夺人,也抢夺了电影的声势,导致这个电影落了一个马后炮的名声,导演当时也很无奈,因为拍摄电影时,导演是直接从作者手里拿到了手稿而进行拍摄运作的,但仍赶不上电视剧制作者先下手为强。

而这种质量的不祥之兆,正喻示着长影的衰落。

长影电影在八十年代上半叶日益成了电影手法陈旧、场面虚假、镜头呆板的落暮客栈与堆放所,与当时上影厂以轻灵的风格独占各大奖项的红红火火的相比,长影的确有一点让人扼腕叹息。

尽管《心灵深处》不是一部优质的电影,但刘晓庆在电影里却可圈可点。

尤其是刘晓庆在展现与孩子互动的方面,还是让电影带上了一种情感的冲击力度。

刘晓庆虽然看起来显得偏老,但是却十分符合电影里的女战士的现实情境,因为志愿军女战士,的确也不是靠着锥子脸的颜值来树立自己形象的。

而刘晓庆的丰满的脸颊,加上建基于她的丰腴基调上的两颊优美的可以用数学公式完美地测算出来的近似抛物线的弧线特征都给了她一种温润如玉的独到气质。尤其是她在微笑时,所袒现出的从外观上恍若发自心灵的标志性的亲和力,构成了刘晓庆在演艺生涯中后来日渐湮没的纯真气质。因为在《心灵深处》里,刘晓庆传递出的表情呼应着心灵的真实,而在日后的电影中,刘晓庆日益让她的表情与心灵呈现出相反的态势,如《红楼梦》中的王熙凤,以及慈禧太后这些角色,刘晓庆努力在她的灿若阳光的表情上,赋予了阴险、阴森的价值内涵。阳光的刘晓庆,可以说在《心灵深处》里得到了最后一次光彩夺目的普照。

今天看来,《心灵深处》可以说是刘晓庆的独角戏,电影虽然不是很成功,但并不影响演员在其中的独特的魅力的展露与喷发。刘晓庆在这部影片里留下了她从艺生涯中那份阳光与真挚并重的飒爽英姿身影,从而使得《心灵深处》足可以称着刘晓庆电影生涯转型中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与关节点。而想回访那个本色的、真挚的、原味的刘晓庆,或许唯一地可以这从个电影里看到她的最后的余晖了。

而实际上,从这个电影开始,刘晓庆开始了她第一次离婚之后再一次在情感浪潮中的大折腾。之后,她无论是在电影还是在生活中,都把《心灵深处》里全方位张扬的那种气质与定调,给彻底地颠覆与毁灭了。

咨询中心